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与东川对话 → 当前帖子
 
题目:新体诗词论__铁舞 回复: 4 浏览: 1962
^_^!
表情: 作者:fd 时间 2012-3-18 10:00:06 序号:4628
 
  诗参考 (6) TW诗学院 诗歌实验室
fd的话:铁舞先生发给我的《新体诗词论》,可以一读一议。
在观点上可以讨论,铁舞先生还把郑一冰和朱羽风的观点也作为诗歌实验室的内容发到我的邮箱里,我就一并转发了。
这里涉及到如何看待旧诗词在新体诗词中的继承与引用,也涉及如何看待评价当今新体诗词。我曾经把铁舞先生的文章给部分诗友看过,好象反对者多,赞成者少,这里也期待更多的诗友,能够亮相自己的看法和想法。
———————————————————————————————————————

新体诗词论
铁舞
旧体诗词的概念在认识上应该去除,倘若旧体不变,诗词不新;诗词不新,体则败也。
今人写诗词易入窠臼,体制所限也;一落笔,旧词汇,旧体裁,几千年的旧意境纷涌而来,即有新思想,受旧语言所限,传达出旧气味难以避免。故,大声疾呼,旧体诗词当废其名,理当更其名为“新体诗词”。
何谓新体诗词?一扫旧气,二去旧词,三创新格调,以新意境为最终标准。旧气从何来?词气影响也。故,旧词不去,新气不生。格调决定意境,旧习气为旧格调所染,气象决定格调,格调为诗词体之气象也。
旧气,指旧思想、旧情绪,扫旧气就是换上现代气息。由人的精神状态决定的。现代气息是人在现代社会的精神呼吸。新对象、新词语、新意境,气所透也。
旧词常常起着遮蔽现代气息的工具作用。生词、僻字,旧气的习用词。旧意象若不出新,气仍是旧的;新词未必有新气,若无所指,再现代的名词也是无气无意之词。有的旧词也可以透出新气的,未尝不可用,如“飒爽英姿五尺枪”中的“飒爽英姿”,引自唐杜甫《丹青引》:“英姿飒爽来酣战”。
格调现代性根本是由新生活决定的,新的生活画面。旧体的意念刺激太强烈,不易反映新生活。格调决定体态,格律问题实在是体态问题。旧体的五、七言律绝,古风、乐府、词、曲,都可以归于体态的。这些体态能反映新生活,自然也会焕然一新。从吟咏和朗诵角度去要求停顿、声调,合理吸取古诗词的营养成分,也可弄出一些定式来。
新格调一大半靠新形象、新比喻完成;诗要用形象思维;非形象思维的诗词,要么是惊世骇俗的警倞之语,否则难成功。
这么说,新体诗词也可以汲取外来文化,和现代歌曲、戏曲的营养成分,旧体词曲原来是用来唱的,离开了唱的根本,陡具文字形式;如今新的诗、词、曲,如果也能从唱的实践出发,自然是不同于固守旧词牌了。我们自可选择有表现力的词曲,开展新的填词活动。
旧吟——新诵;旧唱——新唱。新旧诗词的“根”不相同于不同需要。现代诗词的需要,因自由体新诗过于自由不引人喜欢所致,因此现代诗词的提出,是一种接受的需要,同时也应该是表达的需要,从文化层面上看更是艺术承传的需要。
2009年7月8日

表情: 作者:fd 时间 2012-3-18 10:27:36 序号:4629
^_^!
回复内容:
  从新旧诗词谈起

郑一冰

接到铁舞先生邮件,发来他的《新体诗词论》文章,并嘱写点文字,发表自己的观点。作为一个写诗消闲的初学者,要谈论这么大的话题,实在是难及表里,就写点自己写诗的感受。
铁舞先生忧于现代诗歌之不兴,努力开拓现代诗歌创作之路,开宗明义,“旧体诗词的概念在认识上应该去除,倘若旧体不变,诗词不新;诗词不新,体则败也。”大声呼吁扫去旧体诗的旧气、旧词,创造新的格调。新格调为现代新生活所决定的,新对象、新词语、新意境要透时代的新气。这些观点,发聋振聩。
看看目前诗歌的状况,一方面,主流话语者,古体诗念不准,新体诗做不好,象北京二位名校校长之作,实有失体面。另方面,网络的便利,诞生出无数诗歌圈子、诗社,虽然泥沙俱下,但民间高手姿影绰约。如“新蕉园诗社”,成立五周年时众女词人填了不少好词, 空空道人一首鹧鸪天:
溪外秋风语若弦,衣香鬓影占壶天。题笺研透蕉园露,登阁豁开芦浦烟。
吟旆举,唾珠联。五年收拾万花钿。词翻古调尤清绝,谁道今人多不弹?
“谁道今人多不弹”,说出了民间创作进入一个高峰期,人员之多,传播之快,为历代所没有。借助网络的发达,大量信息知识传播,人的精神需求的旺盛,诗歌,已不是文人的专利,普通百姓,都可在自己的圈子、博客书写心情之语。有心之人,自会关注格律,平仄,网上一搜索,诗词体格资料汗牛充栋,尽管挑选学习。假以时日,定有一批高手流芳后世。
写诗之人,要提高格调意趣,最终要到传统古诗词中吸取养分。目前的问题是,经过五四打孔家店,解放后推普通话,文革中破四旧,古体诗词的学习方法荡涤无存,古体诗创作的困境,非唱,非吟,剩下表面文字形式让人品味,非此门中人,便味同嚼蜡,古诗词之美大打折扣。
普通话的推广,对古体诗词的蜕落,难逃其咎。普通话,消灭了入声,古诗词的四声八调无从读起。初入门者,用普通话学古体诗,如坠云雾之中,踏不住音节,念不准音。于是就认为格律诗框框太多,限制了创作自由,还是新诗自由驰骋,结果又找不到提高的突破口。想晚清民国时期,出了许多诗词大家,王国维、陈寅恪、柳亚子…乃至一批理工科的教授象苏步青等,都能写出格调高古,又有时代气息的好诗,他们无不从小受到古诗词严格训练,又学贯中西,没有国学的基础,成大师是不可想象的。现代诗人,都象流星一样,就在根基太差。
其实古诗词入门,只要方法得当,还是不难的。想古时,读书人家,小儿吖吖学语,便传授对对,“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关键老师用的是读书音,也即我们吴语系的发音,吴语系包括上海老浦东话,平上去入,四声清清楚楚,二字一音节,读来悠扬起伏,节奏明朗,充分体现诗歌之美。现居上海南汇的国学老师张仁贤,现年76岁,退休在家,致力于抢救读书音,发明用国际音标注读古诗词,使传统音韵学不致失传。不久开博客,做古诗词讲座,博客名为“野藤斋”。
倒是如何营造一个学习古诗词的氛围,让未入其门者,得窥其中之美丽。当年陈寅恪在清华录取国学系学生,就出一题,对上联“孙行者”。如今高考,若语文考试有对对10分,教师自然会全力教音律之道。当然,首先不能废除方言推广普通话,小学生在家也讲普通话,到时古诗词真是无法读了。
现代人的精神生活,缺少一个闲,一个雅。格律诗词便是最好的寄托形态,或荡气,或委婉,或比兴,或作赋。提高情趣品位、修为爱好,诗格慢慢提升,融古今于一炉,推陈出新,形成自己的风格,又给读者以美妙的享受,精神家园便兰蕙齐芳。
回到铁舞先生的话题,他在文最后说:“因此现代诗词的提出,是一种接受的需要,同时也应该是表达的需要,从文化层面上看更是艺术承传的需要。”同意此观点,新格调诗词的开创,也是为诗魂的传承,而基础在古诗词。聊成一首:

荒芜台上筑华城,城外悄然百草新。
佳句总存千古骨,诗魂不必转基因。

表情: 作者:fd 时间 2012-3-18 10:28:19 序号:4630
^_^!
回复内容:
  也评《新体诗词论》

朱羽风

今晚在郑工博客中看到一篇铁舞先生所作《新体诗词论》一文,其中观点,实在不敢苟同,郑工对其文中某些观点作了一些批判,我也想谈谈自己的一些想法。
诗词乃国学之精粹,无有渊源五千年华夏文明之积累,何来今日新诗词的百花齐放呢?抛弃旧体诗词的概念就是否定我们华夏几千年诗歌历史文化的传承,否定我们从原始劳动人民开始就积累得来的文化遗产和审美情*的观点:古典诗词不应该抛弃,而是应该发扬!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说明这个问题。
一,表现手法与诗人的诗心。我国诗歌审美在文学中表现的起源和可追溯至诗经时代,诗经确立了风,雅,颂,赋,比,兴的创作手法,影响中国历代文学史的发展,至今已有约三千年,今日众多优秀新文学作品中无不有她的影子,特别是比,兴的手法的引用,诞生过无数令人鼓舞的优秀作品,并深刻反应出鲜明时代特征,今人有用近体诗写社会底层生活中细微一面,如:
【竹枝词】 农民工(10首)

一把灰刀走四方, 不辞寒暑砌高墙。
百千广厦手中立, 可许蜗居安架床?

寒风凛冽雪纷纷, 影挂高楼洗垢尘。
暮色朦胧悄然去, 华堂怜妓不怜贫!

夫做保安妻拾荒, 不愁饭菜果饥肠。
叹儿进学无门路, 无奈回乡再扫盲!

夫妇漂流在异乡, 儿无呵护性乖张。
纵然偶有微雨洒, 旱重焉能扶病秧?

夜话手机心恐慌, 家山雨暴塌房梁。
一腔怨恨知谁诉? 怒向苍天问短长!

暑去寒来又岁终, 家山望断数千峰。
堪怜汗血煎熬尽, 老板居然玩失踪!

归心似箭票难求, 岁岁如斯莫怨尤。
笑尔有司招数尽, 依然遍地是黄牛!

无钱千里挤车船, 困守工棚又一年。
若是天公还恤我, 三更许梦返村前。

背井离乡久未归, 但留老弱守柴扉。
膏田沃土无耕作, 野草萋萋鸟雀肥。
你敢说,这些用传统表现形式所创作的作品所体现出来的忧国忧民意识和思想境界不够震撼么?
又:鹧鸪天.修鞋匠
酷暑严寒伴日轮,墙隅似树有深根。摊前小凳您稍坐,指缝柔绳俺快抻。
言蔼蔼,笑吟吟,钱钞忘带免收银。心知世路多坑坎,特意鞋跟加几针。
【采桑子】忆儿时挑水
穷乡小路天将晓,扁担横挑。手电轻摇,只为今朝饭菜烧。
井边排队风行早,哼个歌谣。抖着瓜瓢,待舀甘泉苦尽抛。
一幅多么美的人物速写画,以精炼的词句反应出一片散文或一部短片小说所要表达的内容和思想。这些作品都反应出诗人的一颗赤子之心,即诗心,这样的作品所反应出来的思想深度是何其深刻。我们要了解诗词的本质是“传承高贵的人文精神和高雅的艺术审美情趣”,其价值倾向,无疑应该否定低级而弘扬高级,否定丑恶而颂扬美好,否定卑劣而礼赞高尚,否定庸俗而倡导高雅。人类文明的一个重要旨趣就是走向高尚和高雅。这是古典诗词的发展宗旨,也是新诗词的发展宗旨,否定古典诗词就是否定这一点,否定这一点,新诗将失去强有力的传统文化价值取向的支撑点。
当代诗坛存在三种类型的作品:一,没有任何思想,他们的作品是社会同步的韵文;二,有一点思想,他们的诗涉及一些个人的东西,但都是些吟风弄月之词,缺乏真正厚重的感情;三,能关心到社会现实生活中细微的一面,如社会的不公,但没有经过情感的酝酿。这些都不算真正的诗。我想,这位铁先生所言“旧气、旧词”就指这些作品吧。其实这又何尝是旧诗中存在的情况呢,新诗中也随处充斥着这样的情况。这和现代社会的快节奏的生活方式,浮躁的情绪是分不开得,是否能有真正的好诗作品,关键在于诗人是否有一颗诗心,一个真正对诗词热爱的人一定会用饱含深情的内心去感受,并写出作品;他们不满足于物质生活,甚至有一部分人不满足于精神生活,用灵魂去感受,试想,有这样的诗人写出来的古诗作品还会没有震撼力么?还会枯燥么?从这点上来说,新旧之争存属没有必要。
二,境界决定意境。铁先生在他的文章里提到:“格调决定意境,旧习气为旧格调所染,气象决定格调,格调为诗词体之气象也。”此一说忽略了根本上创作的思想源泉,(未完待续)。。。。。。

表情: 作者:joycat 时间 2012-3-20 23:55:46 序号:4631
^_^!
回复内容:
  东川=fd=费碟???

表情: 作者:蛛蛛鹦鹉 时间 2012-3-25 1:35:33 序号:4667
^_^!
回复内容:
  旧体诗有什么不好呢?想不通唉~~~~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