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诗歌展示栏 → 当前帖子
 
题目:朱珊珊:“海上诗社”记住他 ——痛悼诗人费碟 回复: 1 浏览: 834
^_^!
表情: 作者:朱珊珊 时间 2020-8-4 0:04:08 序号:8118
 
  “海上诗社”记住他
——痛悼诗人费碟

朱珊珊

7月29日中午,诗人费碟驾鹤远行。

我一遍遍追思着费碟的音容笑貌,只找到脸颊上滚烫的热泪两行!

我很早就知道费碟。上世纪70、80年代,费碟曾参加南市区文化馆诗歌创作组的活动,他作品最多、发言最多、采访也最活跃,是一位勒奋好学、酷爱文学的青年。

而真正留下印象,则是在2006年2月25日豫园“海上诗社”成立之后我们相处的15年。大家一见如故,彼此印象很好,也很快成为好朋友,一起在诗社探讨文学创作,一起为豫园、老西门等街道写诗,一起出外学习交流,也一起赴浦东新区、青浦、嘉定、崇明等地采风,留下难忘和愉快。

2009年“海上诗社”曾推出费碟的《激情云游》、钱国梁的散文集《回响》、朱珊珊的《朱珊珊铁路诗选》、风铃(陆新瑾)的《一生最爱》、杨秀丽的《城市象琥珀般的花园》、严志明的《岁月河里的流音》、钱元瑜的《今夜如故》、蒋荣贵的《趣味诗》等8个作者组成的“海上丛书”。当时费碟不仅主动拿出书号费,还帮助大家跑腿联系落实编务。这套丛书出版之后,《文学报》等报刊作了宣传,在上海诗坛反响很大,作者聚会时都十分满意,其中有2个作者后来加入了上海作协,有4个作者批准为中国作协会员。可以说,费碟功不可没。当然,经过他的刻苦努力和诗心敏感,费碟也很快成了上海作协会员。

2013年,费碟针对社会科学院出版的新书《中国诗歌三十年》,高度概括地写了一篇书评《醉人的风雅画卷》,发表在《新民晚报》,他的出手不凡,开始为广大读者所注意。

2016年,费碟写的评论《诗歌里那些要不得的玄与酸》,在我们《海上诗刊》上发表后,引起主流媒体重视,《解放日报》首先正式公开发表,一时间全国各类媒体大量转发;中国作家网在“经典评论”栏目里也给予全文转发刊登,引起全国各地读者广泛关注。诗人张健桐当时曾惊讶地说:民间的《海上诗刊》能写出这样的评论,一句是一句,一个字没有浪费,看样子以后《海上诗刊》的评论还是要看看的。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费碟写的两首短诗《方圆论》和《方圆像》在《新民晚报》发表了,工艺大师吴松林觉得写得好,想去请教一下诗书全才的顾振乐大师,或许能够有所收获,不料顾振乐看了就问,“这是谁写的?”吴松林说是他的朋友,顾老非常高兴地说:“你的这个朋友非常有水平,这样吧,我来书写一幅送给他。”当时顾老已是102岁的高龄了,担任西冷印社终身荣誉大师,他的作品曾经作为国礼,由李肇星外交部长送给外国友人,如此德高望重的书印大师,能够主动为费碟赠送一幅字,这是何等的荣誉?既体现了顾老对后生的爱护和期待,也展现了顾老宽阔亮堂的爱才惜才的风范。吴松林因此备受感动,特意把这样的墨宝,裱好并用优质材料制框装帧起来,认认真真地送给费碟。费碟受此厚礼,万分感动,以感恩的心态,挂在家里,每天看一遍用来勉励自己。

2018年,费碟的又一本新书《方圆论像》,在新华书店和各大网络平台销售。尽管这本集子,全部是诗歌,但,从作品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到他对诗歌的想法和理念。因为,他的《方圆论像》,既是诗歌,也是哲学;既有艺术,也有情怀。这一年,《解放日报》发表了他的诗《雪的影子》《紫色的梦》等,光明网和同济校园网等多家媒体,以醒目的配图给予转载。这些例子,不甚枚举。

记得,台湾作家陈福成撰写的《我读海上诗刊》一书,2018年3月由台北文史哲出版社初版,这是陈福成先生对《海上诗刊》的专论。他从总第51期(2014年6月25日)到总第68期(2017年4月25日),也就是对近三年《海上诗刊》的阅读与研究。当年6月我收到陈福成的书后,就马上给费碟送去。费碟为此也满怀深情写下评论《诗为纽带,诗可通心》,发表在8月20日的《海上诗刊》上。他说,一个台湾诗人如此专注地精心研究论述上海诗人社团的诗歌与诗评,让人意外也由衷钦佩,如用世俗的眼光是无法想象的,由此突然想到了唐朝诗人高适的诗句:“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看来,诗性同道,神性所致,在物欲横流,利欲熏心的现实社会中,能有如此同道,敬意油然而生,也深感万里之外有知己,欣然之余,也想深情地问好一声,春去冬来,诗人请多保重!

提到城市诗,读者自然就会想到公刘的《上海夜歌》、张烨的《车过甜爱路》等不少流传一时的佳作。2019年7月18日,《解放日报》朝花周刊·评论版刊发费碟的《在城市诗的天空中莫缺了“远方”》一文,我看到后立即写下了《读费碟的<在城市诗的天空中莫缺了“远方”>有感》发给他,病魔缠身的费碟阅后非常高兴,并主动提出约上好友到外“聚聚”;我见他精神很好,气色也不错,也就答应了,当时文朋诗友也特别为他的出现高兴。
在“海上诗社” 花丛里,费碟是一朵正在不断绽放着灵气和光彩的鲜花。

这几年,费碟不仅写了许多好诗,而且在新诗理论研究上颇有建树。他的作品有自己的特点,更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在国内外主流媒体,如《解放日报》、《新民晚报》、《星星诗刊》理论版、《语言与文化研究》、《新华书摘》、《中外诗歌研究》《文汇读书周报》,包括人民网、新华网、光明网、雅昌艺术、中国作家网、腾讯网等各类媒体频频亮相。

费碟说:诗,不仅仅是艺术的再现,更是人文情怀的彰显;诗,不仅仅是言情言志的归所,更是民俗风情的时代印记;诗,不仅仅是文人墨客的雅趣寄托,更是男女老少的生活传真。作为诗人,这是舞文弄墨的责职所在,作为论家,也是推进艺术人文的客观所需。

费碟与我们永别了。但是,他那亲切可人、热情奔放的形象将永驻人间,而且清晰可见。

表情: 作者:joycat 时间 2020-8-4 0:26:01 序号:8119
^_^!
回复内容:
  诗人离去友悲恸,诗歌佳作咏流传!

点击下面链接重读诗人费碟的代表作品选:


http://www.shshsh.net/b_kantie.asp?tiezi=4958

费碟:致敬可可西里(外三首)


http://www.shshsh.net/b_kantie.asp?tiezi=7433

费碟:换位抒怀以及灵性与神性在诗语中的运用


http://www.shshsh.net/b_kantie.asp?tiezi=7434

费碟:城市诗需要神形兼备、精气合一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